港报社评:民主党重夺泛民第一,坚持原则获认同回报--明报9月7日

时间:2019-06-01 06:05:00166网络整理admin

新一届立法会选举结果,民主党在地区直选和超级区议会选举共夺得7个议席,再度成为泛民阵营最大政党这揭示民主党坚持原则立场,已经走出数年来的低迷,并薪火相传由年轻梯队接班,他们在未来一段时日将成为党的重要资产民主党之复苏,放在近年政治氛围愈趋激进情况下检视,可以看到只要政党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则,做实事而不追逐一时一地的短视政治利益,最终都会得到崇尚理性和平的市民认同,并在选举中获得回报 今次民主党选举团队,平均年龄不到43岁,与2012年的53岁比较降低了10岁当年涂谨申以28岁晋身立法会,创下「最年轻议员」的纪录,到今年香港衆志罗冠聪以23岁当选,才将之打破;今年涂谨申以52.8岁出征,已经是民主党选举团队最高龄的「老将」回顾过去的民主党主要战将,大多超过或接近60岁的「耳顺」之年;今之视昔,民主党年轻化取得明显进展民主党当选7人,并非突然蹦跳出来的新星,他们都有政治年资和社区服务经验,只要好好干下去,可以期待他们将进一步给民主党打开局面 过去几年,民主党由顶住压力到体质调整,然后于今次选举取得成果,得来不易政府于2009年提出的政改方案触发了两件事,即是「五区总辞、变相公投」、部分民主派到中联办商讨政改方案,民主党的取态是前者回绝,后者参与当时正值激进民主派冒起,民主党被抨击为「保皇党」、「出卖民主」,压力之大如泰山压顶接下来两次区议会选举和一次立法会选举,民主党都遭到激进势力不同程度狙击,导致议席减少,其中2012年立法会选举只获6席,地方直选议席大跌至只有4席,在泛民阵营跌至第二大党,大有被逐渐歼灭之势 审视数年来发生的事,会发现五区公投和到中联办谈政改事件触发的斗争,实质是泛民阵营派系藉此争夺话语权之斗激进民主派组织力量打击民主党,数年下来,民主党受伤不轻,若未能适当有力应对,或会一沉不起面对严峻情势,民主党未选择向现实低头,而是坚持原则立场,2012年立法会选举重创之后,何俊仁辞去主席职位,由副主席刘慧卿署任主席;于此风雨飘摇之际,何俊仁表示选举失利有深层次原因,仍然相信理性、与中央谈判的路线正确 民主党在政治光谱属于中间偏左过去几年,历经国民教育事件、政改争议、占领运动以至旺角暴乱,社会氛围牵动政局,议会内激进势力取得不成比例影响力,议会外抗争氛围激化,包围、冲击以至肢体冲突,司空见惯政界中人认识到政治版图将出现裂变,除了本已激进党派变本加厉,个别政团更向本土自决靠拢,意图收割政治利益面对这样的躁动,民主党亦有回应,不过是在技术层面转变,例如党内领导层加入年轻一代、强化与年轻人交流互动,民主党在香港政治定位等大是大非原则问题上毫不动摇至于立法会「拉布」成灾,民主党的角色与其他党派不问情由、胡作非为相比,谁在破坏或协助破坏议事,市民自有一把标尺判别 民主党由前身港同盟发展而演变迄今,历经主观与客观环境变迁,即使在立法会选举曾经得票接近一半的风光不再,但是在政治光谱成分愈益复杂、政治势力碎片化环境中,民主党仍然是泛民阵营最重要力量回顾昨日看今天,从民主党跌倒、爬起至再夺佳绩,与其坚持对民主回归分不开、坚持「和理非非」分不开、坚持不就眼前躁动的政治利益而动摇分不开民主党主观努力,市民看在眼里,今次选举结果,市民给民主党应得回报,也给躁动的香港政局带来另一层次的思考 今次选举,标榜中间路线的民主思路和新思维共四路人马,在地区直选全军尽墨,有主事者慨叹中间路线没有市场,认为选民倾向支持有冲击能力的候选人,云云这是过度悲观在正常社会,政治光谱之中的理性和平都占大部分,两翼极端只占少数,即是中间力量主导社会恒久不变;在香港这样高度发展的社会,当属如是民主党基于历史原因,在光谱的中间部分得到市民认同支持,新政团组织缺乏类似条件,短期间较难融入,这是客观现实使然,并非中间路线已经走到绝路从民主党的复苏,更是印证了这一点政治上判别激进冲击或理性和平达至的成果,哪一种更能持续久远、可大可久,相信大多数人都会认同是理性和平,因此这中间路线仍有广大空间,不宜气馁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