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述:日本有識之士反對安倍政府的“軍學共同”路線

时间:2019-04-15 05:16:00166网络整理admin

 新華社記者王可佳 彭純 馬崢     針對日本政府近年來在“軍學共同”路線下不斷推進武器產業及民間軍事技術研究的發展戰略,日本有識之士近日紛紛發聲反對,呼籲民眾警惕軍事思想及勢力滲透民間     15日晚,由市民反戰團體“反對武器輸出網路”主辦的反對安倍政府“軍學共同”路線抗議集會在東京舉行,近300名民眾參加了集會     “反對武器輸出網路”成員奈良本英佑代表主辦方表示,在安倍政府的推動之下,“軍產學複合體”在當今日本已經呈現復活態勢,日本正朝著成為“死亡商人國家”的方向邁出新的步伐本次集會旨在讓人們對日本軍事思想滲透民間的現狀有所認識和警惕,併發聲竭力阻止日本成為“意欲戰爭的國家”     所謂“軍學共同”路線是指政府鼓勵民間學術機構、企業參與研發軍事裝備及技術在二戰期間,日本的海軍、企業和大學曾構成“軍產學複合體”,令學界和民間企業被捲入日軍侵略戰爭罪行的深淵     安倍重新執政後再次加大力度推進了“軍學共同”路線日本防衛省於2015年正式建立了“安全保障技術研究推進制度”,旨在為民間學術機構及企業提供經費以委託其進行可應用於防衛裝備的前沿技術研究在這一制度建立後,政府所提供的年研究預算總額經歷了“三級跳”式增長,甚至在2017年激增至110億日元(約合6.46億元人民幣),幾乎達到前一年的20倍     日本名古屋大學名譽教授池內了表示,安倍政府的“軍學共同”路線助長了科學技術的軍事化趨勢,一旦這一趨勢繼續發展將使軍事思想進一步滲透民間,令民間學術機構及企業的研究方向更容易被政府干涉、掌控而他們的研究甚至有可能在無意中成為戰爭的助力     日本越來越多有識之士和民眾對安倍政府的“軍學共同”路線有了清醒認識2015年“安全保障技術研究推進制度”剛剛建立時,曾有58件預算申請來自日本大學,而在新安保法正式實施的2016年,這一數字則大幅下降至23件2017年,這一數字繼續保持了下降趨勢     池內了認為,民眾不希望看到學術研究受到軍事化侵蝕,來自學術機構的申請數量急速下降與有識之士的反對及市民的反戰情緒有著直接關係他呼籲人們進一步發聲,用實際行動阻止“軍學共同”路線的繼續推行     另外需要人們注意的是,2014年4月,安倍政府內閣決議通過“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以代替原有的“武器出口三原則”,大幅放寬了日本長達數十年對外輸出軍備和技術的限制有分析指出,安倍政府解禁武器輸出限制之後,更是公然發展武器行業,作為安倍經濟學的一大“成長戰略”     日本反戰團體“反對武器輸出網路”代表杉原浩司表示,安倍政府積極推進武器裝備及軍事技術的出口戰略,甚至將一些武器無償提供給部分東南亞國家,這樣的做法與原有的“武器出口三原則”中“不助長紛爭”的理念背道而馳而被稱為“戰爭法”的新安保法的通過則使日美兩國軍事一體化進程不斷加速,增加了日本民間技術在不受監管的情況下被應用於軍事用途的隱憂,令人不得不警惕     日本憲法學者、學習院大學教授青井未帆認為,原有的“武器出口三原則”對武器裝備及技術出口進行嚴格限制,這一規定雖非來自憲法,但卻有近似憲法的性質,而政府卻並未經過國會審議和民眾討論的應有環節就擅自對其進行修改替換,這樣的做法“名不正言不順”,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