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崛起的在日华人白领一族

时间:2017-09-04 17:08:04166网络整理admin

在生活品质多元化的日本,“领”已成为在日华人各自产生归属感的对象,从最早的“灰领”(就学生和留学生)、“蓝领”(研修生)开始,“黑领”(签证过期仍然滞留在日本的“黑户口”)、“粉领”(日本人配偶)、“白领”、“金领”等等都相继出现,这些都是按照某种属性来分类的其中在日华人“白领”比较特别,这几年一直若即若离地在日本社会中出现,却没有造成什么影响,那是因为,在日华人“白领”首先是低调的 一、 强龙依然难压地头蛇 在日本白领本是上班一族,而在日华人白领则成了创业一族在日本企业工作的华人之间曾经流行过“玻璃天棚”的说法,即刚进日本会社时还意识不到,但工作几年之后,就会感到有一个你根本看不见的天顶在压着你,让你无法晋升于是,工作了几年,熟悉了日本企业的工作内容之后,很多在日华人白领又转到其他会社或在日的外资企业去干现在,连在中国的白领一族中,都知道在日本企业不会得到重用,并且已经广为人知,正在成为常识,为此,优秀的中国学生不想来日留学,不想到日资企业就职 2月16日,时值中国农历猪年除夕,于立博却急冲冲地走进办公室,又迎来一个忙碌的早晨刚放下手提包就见几个人正在看会社贴出的内部通知走近一看:“最后50天大冲刺,到3月底全力完成本年度指标”,看了通知之后,仿佛全身的热血沸腾起来,必须马上投入到工作中去 于立博感慨万千:在日本金融界做白领真难严格来说不只是“难”这么简单,其实是真“烦”从早到晚,洽谈、研究、合作、解决问题、计划将来、寻找投资的机会……成功白领面对要解决的问题实在太多,即使偶尔去打一下高尔夫球也不会忘记了约上合作伙伴,边打球边议论下一步的工作如何顺利实施;外出办事,匆忙中没有看见在日华人朋友在向自己打招呼,刚回到会社就收到手机短信:“是不是因为不是日本人,在公共场合都不用打招呼了!”老天爷,我何时有见谁向我打过招呼!真是抱歉急忙中回复:“这次就当是黄牌警告,下次打网球我请客” 看来想要在日本金融界混就要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上天从来很公平,其他人可以朝九晚五,你却不可以,今天可以睡个安乐觉,明天却又要加班到通宵第二天在上班的电车上,已经接到日本人部长的表扬电话:“投资苏州的材料不错,已经接近要求了,你就再修改一下吧!”真是太好了,已经“接近”了,估计不会太久就可以通过了,正在思索中,电话里又传出一句:“主要是在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结尾”,刚好运气不错坐上个位子,没办法只好在上班拥挤的电车中赶紧修改 于立博有一位好友王建,在一家日本知名的综合商社长期就职,不仅获得了该商社最高层领导层的高度信任,也获得了中国许多公司高层领导的认同,但他至今仍然是一个白领,享受着课长级的年薪待遇王建曾经问过于立博,日本人经常看到美国公司总部往日本的分公司派社长,总是怀疑美国人能理解日本人与客户打交道的方式和雇用关系吗?为什么这么想的日本人会理解日本人可以与中国客户打交道,日本人在中国当得了社长? 于立博说,好在现在日本人已经开始使用当地的中国人,在日本本社也开始逐步起用能说普通话的在日华人,日本已经开始反省自己的做法日本的制造业从 2000年就开始调整,日本的金融业界及其他行业也从2004年起开始调整,至今在日金融界就职的在日华人白领比前几年翻了一番还多,但是在日本金融界混到部长级的在日华人却是寥寥无几,强龙依然难压地头蛇只是在日的外资金融机构里,到有一些在日华人做到部长的位置,令人深思 于立博认为,来日的新华人当中,30代-40代的人对中国比较了解,对日本又比较适应,能开拓中国市场而且,中国人是有朋友圈的在圈子里,大家互相帮忙,交换信息,介绍关系,从娱乐到工作,无所不包日本企业必须提拔那些可以进入这些圈子里的华人白领,并委以重任日本企业如果能够拥有选拔、任用在日华人优秀人才的意识,将对今后开拓中国市场是必不可少的 于立博给后辈的忠告是,在日华人能进日本会社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优势,而留学与在日本会社就职不同,当发现自己被大材小用时,一定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这也是做人的基本素质在日本就职要事先有这种心理准备,要有被冷漠的准备 二、 择偶从三高走向三低 据法务省统计资料表明,在日中国人有52万多人从年龄层来看,20-39岁的人就有37万4810人之多,其中男性为15万0972人,女性为22万 3838人,可谓是“阴盛阳衰”在这个年龄层的女性,因大多数只身来日求学,在紧张的节奏中终于完成学业就职或进入更高层次搞学术研究在生活相对稳定时,却面临择偶的问题这些优秀的女性,内心大都希望有一个家,然而却难以如愿这当中有为学习和生存奔波而错过许多机会的原因,同时,也与她们的择偶范围、择偶标准以及现代的婚姻观等有关系 近几年来,就职于日本知名企业的华人白领丽人越来越多,虽然她们以勤奋和智慧赢得了在日一席风光的地位,然而她们当中许多人至今依然拥有名花无主的烦恼从她们经济稳定、修养良好的本身条件上讲,维持较高的择偶心态是很能理解的,问题是现实中的同龄男性本来就少,更何况男性择偶范围相对广一些,这就造成了在日华人白领丽人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目前许多在东京就职的华人白领女性中,有相当部分仍然单身从福州来日的郭小姐说,她曾在学生时代,与同年级的日本男学生来往,虽然也相爱,但随着时间和交往加深,越发觉得彼此有距离语言并不是障碍,但对方在想什么她很难猜透她喜欢与朋友交往,那位前日本男友却讨厌见人;她喜欢直率,日本男友则认为是任性,难以沟通的地方实在太多她为了日本男友跟着他去大阪生活了五年,但日本人家庭似乎并不太接纳中国媳妇,所以她觉得还是找中国男性为宜,最终离开大阪返回东京,现在在东京的一家商社就职 现在,虽然在日华人白领丽人当中不少人对择偶条件依然维持“三高”,但有一部分人已开始走向“三低”“三高”是高收入、高学历、高身材这老三篇而“三低”则是低姿态、低风险、低依赖这新时尚低姿态要求的是一切女士优先,不能有大男子主义,以老婆为中心;低风险要求的则是男性应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工资比女性低也可以;低依赖则要求的是男性尽可能不依赖女性,与女性共同分担家务,若女性工作繁忙,男性则要担当起家庭“主妇”的责任像刚刚举行了结婚仪式的日本著名女艺人藤原纪香就是这“三低”新时尚的表率  张颖也是这类女性之一她12年前,来日留学于东京大学的大学院,毕业后在世界著名的某日本自动车企业国际部工作她身着名牌,开着一辆丰田产的名车据她说几年前与一位在日本就职的华人男性白领结婚问她“你的理想伴侣是什么样的人呢”她回答道:“过去,我想找个有钱、有追求、支持我工作、知识层次高、性格好、有前途的人,但现实中这样的白马王子实在太少”这位白领“丽人”最后只好找个能理解她,疼她的上海男人一嫁了之 在日本男女同居不奇怪,分居也不奇怪,但现在正在日本白领中流行的“分开同居”却广受关注一对情侣保持固定的性关系和亲密的情感关系,但却不住在一起大多数在日华人男性白领支持者表示,同居并不像原来预料的那样完美、充满激情,所以我们在真正住在一起前需要想清楚而在日华人白领女性支持者则认为,如果同居令人不快,甚至出现危机时,自己总该找个退路吧独立的居所就是保护自己的港湾 住在千叶西船桥,工作在东京丸之内大楼的杜女士就抱有这个想法她好像感触很深似地说:“我现在工作很满意,下了班去学瑜珈,周末出去旅游,假期到海外去旅游,生活得很充实能够遇到满意的人便结婚,不满意的话也可以进退自如”她觉得尊重各自空间,避免生活干扰在保护个人隐私的前提下享受亲密关系,是其最大的特点而双方真诚相待,拒绝放纵;不住在一起并不表明两性关系松散相反,这种外表看起来宽松的模式,需要两人更加真诚相待、互相尊重才能维系因此杜女士认为,没有契约反而让她有更多的相处愿望,更能产生合适的距离感 三、 从知日派到日本知音 中国国内曾对留日学人有过这样的评价:留过日的中国人与到其他国家留学的人不太一样,他们留学回来时不知怎么就变成了“日本人”,思考方式、待人接物等等,而去其他国家留学的中国人就没有这种现象,他们还会以“中国人”的样子回归 也许并不是所有在日华人都能变成“日本人”,有些人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满怀遗憾地离开了日本,有些人认为自己根本不适合日本;但那些找到自己位置的在日华人白领,则从知日派逐渐变成日本知音,不在日本生活,是很难理解这些“特质”的 据东京一家网络调查会社Macromill的问卷调查显示,今年情人节有78%的职业女性购买巧克力在赠送人情巧克力的原因中,回答“送巧克力是增进交流的机会”的占73%,回答“表达谢意”的占69%而在一家日本知名广告会社就职的在日华人白领周虹女士则表示,几年前,大家还是比较重视送人情巧克力,但是现在已有了转变,职业女性们集中起来集体或一组女性共同送人情巧克力,表达谢意有些会社已经不送了,剩得职业男性们还要在“白色情人节”回礼 周虹说,她所在会社的社凤比较温和,大家关系都相处的很融洽,外国人虽然不多,但外国人想晋升却比较难跟地头蛇日本人拼,是有很大难度的,就是日本人自身想晋升也是很难的,更何况外国人就更是难上加难在日工作时间没有十年以上,是熬不上系长的,工作二十年熬上个课长,三十年熬上个部长但许多在日华人课长,是“县官”而不是“现管”,只能拿课长级的待遇,而不是正职 周虹做为一位女性,在会社里加班身体有些难以承受,但忙的时候依然要加班到半夜2、3点钟,平时是晚上10点钟才能回家日本女性白领也和男性白领一样 “豪爽”,喜欢喝酒,有的女白领天天喝酒,这跟人的性格有关周虹表示,她跟她们一起去喝酒,一个月多的时候一星期四天有应酬;少的时候,一星期一次周虹说她虽然去应酬,但她只吃东西不喝酒现在,她也是晚上9点-12点与她们一起出去喝酒,然后再回来加班,但这与爱社如家无关 周虹还自豪地说,她是领年薪制的(到一定年龄、有一定级别),而刚毕业的新人则是按钟点领工资的,所以有加班费像她这样在日本会社领年薪的在日华人白领并不多见,加不加班与工资无关,虽然时间上可以自己掌握,但压力比较大,而且要负起责任,日本也是凭能力吃饭 工作时虽然个人有差别,但想与日本人拚市场仍然是拼不过的而去打外国、中国的市场,日本人就比不过外国人了如果你能拥有一个好的上司,就很有运气,这对一个在日本就职的外国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不怕县官,就怕现管 除去应酬之外,周虹还在业余时间去插花和茶道教室进修,每星期一次,在东京的教室与日本女性一同学习交流周六、周日节假日,她还与日本人同事一道去打网球,大家玩起来都很尽兴特别是出外旅游的话,周虹认为与日本人一道最省心,日本人计划细致周到,而在日华人出去旅游则是走到那算那,粗线条一个,比较随意,完全是尽兴,至于能不能按时回来,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俗话说“趣味相投”,只有共同的爱好、兴趣才能让人走到一起周虹所在会社的大部分同事都是男性,中午吃饭时的短暂休息时间,同事们往往会聚集在一起谈天说地,可惜周虹总感觉到插不上嘴,起初的一段日子只能在旁边远听男同事们喜欢谈论的话题无非集中在体育、股票上面要想和这些男同事搞好同事关系,首先得强迫自己去接受他们的一些兴趣和爱好于是周虹每天开始都有意识地关注体育方面的消息和新闻,遇到合适机会甚至还和男同事们一起去看球“现在有了共同话题后,和男同事相处容易多了;每次和他们闲聊的过程中,也会将自己在工作中的一些感受和他们进行交流,因此,我们相互之间的工作友谊增进了不少” 周虹如是说入乡随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