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毅:一位通過互聯網為亡靈做規劃的人

时间:2017-08-01 03:01:11166网络整理admin

 新華社北京3月31日電(記者袁全、喻菲)在擁有6.49億網民的中國,網購骨灰盒、壽衣的人仍是小眾     互聯網從業者徐毅從中看到了機會,他相信互聯網能夠讓人生的最後一程更加“便捷而有尊嚴”     2013年,40歲的徐毅與32歲的王丹共同創辦了一家殯儀服務互聯網公司消費者可以在公司網站上購買明碼標價的骨灰盒、壽衣、祭祀用品,以及定制追悼會、靈車和殯儀館等服務     儘管從事互聯網工作將近二十年,也曾做過管理幾百人的公司高管,但對於殯葬,徐毅坦言很陌生,一切從零學起公司接到第一單業務時,他和王丹親自上手給逝者凈身穿壽衣,結果“差點嚇跑了”     徐毅最初的目標很簡單,顧客在網上訂購產品,下單,支付,然後送貨,完成交易他認為自己的競爭優勢在於價格低後來他開實體店,依舊延續廉價的特點店裏最便宜的骨灰盒只有99元人民幣有的同一款式的骨灰盒,徐毅給出的價格可以和其他店舖價格相差6倍     他說,這一行更重要的是關心“活著的人”於是,他們增加了一些特殊的業務,比如撰寫回憶錄,提供心理干預,舉辦追思會還有更“超前”的殯葬方式,比如將骨灰做成人造鑽石、將骨灰添入顏料畫成油畫等     “我們希望借助高科技的方式,表達客戶對逝者的懷念,傳遞人的情懷”徐毅說     然而這些“超前”的意識在自己家裏就碰了釘子2014年,徐毅的奶奶去世了,他想用奶奶的一部分骨灰做一顆人造鑽石,遭到父母的反對,“他們不能接受骨灰分離”     死生事大,中國人講究“厚斂重葬,入土為安”,以表達對逝者的尊重這不僅是“先進”或者“落後”的問題,還涉及複雜的文化和感情,甚至是道德徐毅並不想挑戰父輩們堅守的傳統,但他希望自己的觀念能夠影響“70後”“80後”這樣的年輕群體     他們得到了天使投資人王強和徐小平的支援兩個投資人還建議他們利用社交媒體擴大影響力然而在社交媒體上的宣傳,總是受到冷遇自從知道他幹起了殯葬業,徐毅微信朋友圈裏的聯繫人少了一半;原本聊得熱火朝天的QQ群,因為他介紹了幾句公司業務,立刻鴉雀無聲;有人看到他在微博上分享有關死亡的話題,會警告他不要再發了;還有人索性告訴他“晚上不要打電話找我”     徐毅這才明白,改造殯葬業最大的門檻,就是這個行業本身中國人對死的禁忌,傳統文化中對死的避諱,讓他感到舉步維艱     他不敢在媒體上打廣告,曾有殯葬公司因為在公交車上挂廣告牌而遭到市民投訴他去電視臺錄製節目,最後編導不敢播,怕影響收視率他第一年招不到員工,只能請以前的同事來幫忙他笑稱“幾乎是拿刀架在人家脖子上,才把人逼來的”     “也曾想過放棄,但還是堅持下來,因為全部的動力來自逝者家屬”     “中國有關死亡的教育是空白,有些人無法面對親人逝去,甚至要自殺”徐毅認為,通過自己的微薄之力幫助活著的人更有意義     改變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徐毅發現人們的思想在慢慢轉變現在他的公司承接最多的業務,不是購置喪葬商品,反而是那些帶有人文情懷的服務他拿出手機,裏邊有一張照片是一場他為顧客佈置的追思會,有鮮花,有燈火,還有暖色的桌布,很有儀式感有人甚至誤以為是場婚禮     轉變還來自於“朋友圈”,從以前沒有人關注他發的微信,到現在會有二十多個朋友“點讚”;他之前在手機上製作一個招聘廣告的輕應用,點擊率多達12萬次他甚至做出了口碑,老顧客會介紹新顧客來他還被邀請參加亞洲殯儀博覽會     清明節前,電視臺終於同意播出那期他參與錄製的節目,徐毅特別高興,“總算是得到肯定了”     最讓他佩服地是一位77歲的老太太,因為在電視上看到他的新聞,坐著輪椅來到店裏,要為自己選壽衣、選壽盒     “堅持幾年,也許真的能改變這個行業,我們會咬牙做下去的”徐毅說     在改造殯葬業這方面,徐毅還有很多想法他還想日後為這個行業拍一部電影,寫一部書這兩年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