陜西西秦刺繡:一針一線繡出新商機

时间:2017-10-02 17:27:14166网络整理admin

 新華社西安4月12日電 題:陜西西秦刺繡:一針一線繡出新商機       新華社記者鄭昕 梁愛平     “你下個月要200套帽子和披風是吧好的,我記錄一下”陜西千陽縣南寨鎮55歲的李銀惠放下電話,在訂單上寫下了一位西安客商的供貨需求     看到這一幕,也許有人會以為李銀惠是在經營服裝生意是,但也不是她所縫製的服裝,是陜西關中西部有著上千年文化積澱的藝術品——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西秦刺繡     中國的周秦文化發源於陜西寶雞,這裡的民間手工技藝歷史久遠千百年來,以婦女為主的民間刺繡布藝製作,遍及關中西部的廣大農村,尤以陜西千陽縣、岐山縣農民的技藝最為精湛,他們以家族、親戚、鄰居關係為紐帶,手口傳承,一代又一代流傳至今     “刺繡是中國古代民間禮儀與祝福的象徵,也是中國民間玩具、服飾和祭品的載體”千陽縣文化館的樊俊強說,婦女們的針線活,承載著豐富的文化內涵“‘五福拜壽’就是繡出五隻蝙蝠和‘壽’的藝術字體,有祈求吉祥幸福之意;‘麒麟送子’則是將刺繡出的男童和麒麟造型組合在一起,祝福夫婦早生貴子”     刺繡藝術不僅裝飾美化著人們的生活,而且與當地人民的生活和民情風俗緊密結合,滲透到了生辰、婚嫁、壽誕、祭祀、宗教及日常生活的各個領域     記者拿起一件虎頭披風,威風凜凜、造型誇張的老虎形象躍然眼前,披風背上,還有中國傳統“五毒”的藝術造型“虎頭枕、虎頭帽都是送給小孩子的禮物,寓意茁壯成長、虎頭虎腦,背後的五毒是‘以毒攻毒’,保祐孩童不受侵擾”樊俊強說     不同於中國南方刺繡的雋永細膩,西秦刺繡有著獨特的粗獷和“原生態”風格,最顯而易見的就是大膽的配色和誇張的造型,作品常常是紅色加上綠色或藍色加上紫色等等,與當下流行的“撞色”不謀而合     樊俊強說,選用大紅大綠,不僅是因為中國人喜歡熱鬧喜慶,還因為中國農村物資短缺,可選用的材料少,不過這給予了充滿想像力的藝人們更大的創作空間     然而,隨著時代的發展,布藝的適用範圍越來越小,西秦刺繡這項傳統技藝,也像國內不少非物質文化遺產一樣陷入了幾近消亡的困境“以前千陽農村家家戶戶都有繡娘,現在的年輕人覺得刺繡不賺錢不願意做,真正能拿得出手的藝人已經很少了,而且年齡都在45歲以上”千陽縣文化館的吳勤科睡著老人做的虎頭枕長大,如今卻因為刺繡藝術後繼無人的問題大傷腦筋     雖然遭遇了現實性問題,但這並沒有難倒善於想辦法的關中“巧娘”們她們曾經用一針一線繡出了神話傳說、花鳥魚蟲,如今則繡出了這一藝術門類保護和發展的新途徑,也為農村留守婦女的增收尋找到一個機會     2007年開始,千陽縣文化館在登記老藝人的同時,扶持農民成立工藝品專業合作社,請來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人擔任合作社的理事藝人們負責保留傳統工藝和藝術理念,合作社負責對接市場近年來,李銀惠所在的合作社帶動了周邊鄉鎮的3000名農婦重新拿起針線,全社每月的毛收入達四、五萬元     “現在逐漸有20多歲的女人開始做刺繡了,不過絕大部分還是45歲以上合作社的固定員工現在一天干滿8個小時收入也只有40多元錢,年輕人還是覺得賺的少、不划算”李銀惠說     “刺繡是藝術品也是商品,在滿足創作需求的同時,也要通過適應市場去實現藝術的留存與發展”吳勤科說,“這麼有特色的工藝,如果在我們這一代失傳就太可惜了適應市場和現代審美理念,年輕人有這個優勢,但是怎樣吸引他們去承接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