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科幻“碰撞”:中國科學讀物期待“文理俱佳”的火花

时间:2017-09-01 04:28:05166网络整理admin

新華社廣州4月16日電(記者陳寂 姬少亭)現實生活中有沒有哪些現象是高維度生物干涉造成的影響能回答這個問題的很可能只有兩類人:科學家和科幻作家       對於這個問題,在日前於廣州舉行的《〈三體〉中的物理學》首發式上,《〈三體〉中的物理學》作者、中國理論物理學家李淼給出的答案是“沒有”;而《三體》作者、科幻小說家劉慈欣則說:“你把錢包放兜里拉好了拉鏈,卻發現它丟了,這可能就是高維度生物的干涉”     在科幻小說《三體》中,劉慈欣用文字展示了從高維空間中看三維世界的非同尋常的美麗和複雜,引發科幻讀者對高維度的集體想像而熱門電影《星際穿越》,不謀而合地呈現了“書架背後”炫目的五維“超立方體”,再一次激發起人們濃厚興趣     “進入高維空間的場景”“面壁者”的設定和“二向箔”發生作用的場面——在物理學家李淼的眼中,小說中的這些部分都“非常有創意”從《三維人進入四維會發生什么》這篇文章開始,李淼動筆陸續“拆解”《三體》物理設定的硬傷,最後形成了一本關於《三體》的理論物理學科普著作     “你要是到科幻小說裏挑漏洞,你算是來對地方了!”劉慈欣一句話,引起了首發式全場的笑聲他認為,這本書並不專注於挑小說的硬傷,而是以《三體》中的科幻內容作為引子和起點,描繪了一幅現代物理學和宇宙學的宏偉圖景     從牛頓力學到相對論,從量子力學到弦論,從多維空間到黑洞,從宇宙的誕生到最後的終結,甚至還從物理學的角度探討了自由意志的命題——《〈三體〉中的物理學》幾乎涉及物理學和宇宙學前沿的所有方面     “現代科學的‘神奇感’,要遠超文學,只是因為其艱深和複雜,一般人很難去了解到這種情況下,科幻表現出來的神奇感,就像‘洞穴中的影子’一樣,是一種間接的東西”劉慈欣說,如何把現代科學的神奇感和世界觀,展現給普通的讀者和公眾,是科學傳播的巨大挑戰     中國科幻文學的重要推手、《科幻世界》雜誌社副總編姚海軍認為,《〈三體〉中的物理學》的特別意義在於,中國科幻文學發展百年至今,它是第一本科幻小說的衍生科普書     我們到底能不能移民到太空去有沒有必要建一個容納上萬人的太空站未來20年能不能建成太空梯現任中山大學天文與空間科學研究院院長的李淼打算在學校裏開設一門名為“奇幻和科幻中的物理學”的課程,回答一些“特別有趣”的物理學問題     “從科普的角度來說,討論一部科幻小說中涉及的科學部分是否和當下的科學完全吻合是有趣的事情,更是無可非議的事情”李淼說     姚海軍透露,很多科幻作家也很渴望和科學家進行交流“有些科幻作家甚至寫作某一篇小說的時候,會去特地找一些關係去請教科學家一些問題”劉慈欣在寫作《死神永生》之前,也一度向李劍龍請教“黑洞”等物理學問題     “科幻裏面的知識,有的是正確的,有的是想像的,未必科學但它主要是讓讀者對科學有好奇心,而好奇心是科普重要的基礎”姚海軍告訴記者     劉慈欣認為,科幻小說從科學中開發文學的故事資源,以構造出更好的故事,但科幻文學無力承擔科學傳播的重任,因為科幻中的科學不是真正的科學,而是科學在文學中的一種映像和變形從廣義上看,科學和文學的結合有著更深遠的意義將現代科學的最新發現和理論向社會傳播,對文明的發展是至關重要的     英國物理學家羅傑·彭羅斯、美國物理學家劉易斯、美籍日裔物理學家加來道雄……這些國外的自然科學學者也都是知識廣博、文理俱佳、極具個人魅力的人物,同時做著非常有影響的科普工作       作為一個中國科幻作家,劉慈欣認為,國內還很需要越來愈多這樣對自己專業領域有超越性眼界的科學家     《〈三體〉中的物理學》首發式所在的廣州方所書店,當天出現了書店工作人員沒有預料到的景象:前來“圍觀”劉慈欣和李淼的讀者擠滿活動席位,並填充進書店內的書案旁、書架下、咖啡館所有空擋     這很大程度上歸功於“三體迷”的“堅強隊伍”中國科幻文學借由《三體》系列出版,一下子從小眾讀物成為一種大眾文化現象     李淼在他作品的後記中寫道:“科普和科幻界的讀者多寡,其實反映了一個國家整體文化的狀態……最多再有10年,我們將進入一個文化高峰期,或者更恰當地說,文化健康期,到那時,無論是中國科幻還是中國科普,都將進入一個黃金時期”     劉慈欣也樂觀地表示,當一個國家處於快速發展時期,而未來充滿吸引力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