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江湖裏容易被忽略的“文化味兒”

时间:2017-11-04 07:09:03166网络整理admin

 新華社北京4月22日電(記者王曉磊)今年是金庸武俠小說開筆六十週年整金氏武俠風靡半個多世紀,不但因為通俗有趣,還由於其字裏行間濃濃的“文化味”     在那個江湖裏,大到故事架構,小到人物和武功的名字、稱謂,都富含文史知識我們就從一些讀者司空見慣的姓名、稱謂著手解讀一二     有來歷、有旨趣、有韻味,是金書人物命名的特點例如書中最好聽的女孩名字之一叫周芷若,就源於兩種香草,“芷”是指白芷,“若”是指杜若陳子昂著名的《感遇》詩中說“蘭若生春夏”,其中的若就是杜若     不同的門派、團體,人物取名也有不同風格《天龍八部》裏有一個逍遙派,很崇尚道家,幾位主要成員無崖子、李秋水、丁春秋的名字都和《莊子》相合比如無崖子來自“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李秋水來自《莊子·外篇》裏的《秋水》篇,“秋水時至,百川灌河”     名字還能巧妙地反映作者的憎惡,一些看似飄逸的名字卻隱含著反諷的意思例如上述的逍遙派成員丁春秋,名字也暗合《莊子》,但卻是“蟪蛄不知春秋”,他的為人也的確自大、短視另一位著名的偽君子叫岳不群,恰恰和“小人黨而不群”相符     相比之下,岳不群的夫人寧中則為人正派,品格高貴她的名字來自《荀子》一書的《宥坐》篇,孔子說:“吾聞宥坐之器者,虛則欹,中則正”金庸對寧女俠的名字也真是費心     《天龍八部》裏有一對姐妹,姐姐阿朱善良正直,妹妹阿紫邪惡古怪,這兩個名字也是有來歷的孔子說“惡紫之奪朱也”,似乎朱是“正色”,光明正大,紫是“偏色”,旁門左道相傳清代文人沈德潛題黑牡丹詩,說“奪朱非正色”,還因此惹上文字獄金庸“以朱為正、朱紫對照”之意,也正與此相合     有的名字不但有文化味兒,還巧合般預示了人物的命運有一個誤從匪人的女孩叫洪淩波,取意於曹植描寫的淩波仙子,結局卻偏偏是她被困在一大堆毒刺叢中,無法淩波飛躍,最後被刺死了;還有一對師兄弟,一個叫齊自勉,一個叫廖自礪師父給他倆取名,大概是希望他們互相勉勵,但他們偏偏很不和睦,互相仇殺,頗為諷刺     除了千奇百怪的人物,金庸武俠裏還有眼花繚亂的武功那一招一式的名稱中,也常常蘊含著中國的歷史和文化元素     《倚天屠龍記》裏,張三丰創造了一種劍術,叫做“繞指柔劍”這是有來歷的晉代有一位名將劉琨,抗擊匈奴,獨撐大局,最後被下獄害死他悲憤之中給朋友寫詩“何意百煉鋼,化為繞指柔”,抒發壯志未酬之情,成為流傳千古的名句     劉琨得到了史學家的肯定和同情後來唐代房玄齡、褚遂良等修《晉書》,劉琨和他的好朋友——“聞雞起舞”的名將祖逖被放在同一個傳中     小說中的張三丰堅決抗元,撐持武林大局,但畢竟獨木難支、壯志難酬他暮年把得意劍術取名“繞指柔劍”,固是借用其字面本意,但多少也想到了劉琨吧!     金庸小說裏還有一個重要家族,叫做慕容氏,他們住的莊子叫“參合莊”,有一門家傳的武功叫“參合指”,這是金庸隨手取的名字么當然不是     慕容家過去是大燕國王族幾百年前,後燕和北魏進行大決戰,地點就叫做“參合坡”,慕容氏慘敗,據說四萬燕軍俘虜被活埋後燕從此傾頹,“參合坡之戰”也成為家族的奇恥大辱     從“參合莊”和“參合指”的取名,能看出慕容家對那一戰的刻骨銘心,儘管時隔數百年,仍提醒子孫勿忘前恥,發憤圖強     一些武功招式名還充滿了詩情畫意岳不群的“青山隱隱”、滅絕師太的“輕羅小扇”,是化用杜牧的詩句;令狐衝的“無邊落木”、岳靈珊的“岱宗如何”,則是杜甫的詩句《倚天屠龍記》裏有個人物叫宋青書,趁人之危毆打受傷的情敵,用了一招拳法叫“花開並蒂”,招數狠惡,動機不良,名字卻偏偏這麼好聽,頗有殘酷美學的味道     還有三門很冷門、卻堪稱金庸書中名字最好聽的掌法,分別是飄雪穿雲掌、清影碧波掌、五羅輕煙掌,其中第二門不過是桃花島的一種入門武功,第三種似乎只能用於戀愛時劈滅蠟燭,以博佳人一笑,但其美麗的名字卻長留讀者心中     招式的名字之中,還能看出個人的理想和抱負嵩山派的左冷禪是個野心家,有一招劍法叫“千古人龍”這不是源於嵩山的典故,而是諸葛武侯祠門前的牌坊上的大字,以形容諸葛亮的不朽功業     嵩山劍法都是左冷禪親自大幅刪述修正過的,這一招的名稱極有可能是他的手筆想到他燈下訂正劍法,自比諸葛亮,希望雄視千古,是何等躍躍欲試最後卻以失敗身死而告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