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鄧麗君:20年後的“小村之戀”

时间:2017-09-03 13:27:09166网络整理admin

 新華社石家莊5月7日電(記者白旭 任麗穎  黃燕)郝新生打算5月8日去一趟鄧臺村       那一天是他最喜歡的歌手鄧麗君去世20週年的日子如果不是因為鄧麗君,這個山西太原人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在國家級貧困縣河北省大名縣有這樣一個村子       “彎彎的小河,青青的山岡,依偎著小村莊藍藍的天空,陣陣的花香,怎不叫人為你嚮往”鄧臺村——這個鄧麗君從未回去過的故鄉就像《小村之戀》歌詞中描述的樣子,只是河水已經乾涸       “我們想更多地了解她,知道她想要回去的地方是什么樣子”郝新生說     (小標題)在水一方       在內地,鄧麗君是中國改革開放之後人們最早接觸到的流行歌手之一她甜美的嗓音和旗袍卷髮的時尚造型,讓聽慣了革命歌曲、看慣了藍綠衣服和麻花辮的人們耳目一新       49歲的郝新生還記得1980年上高中時剛聽到鄧麗君歌曲時的驚傃之感       “我是文革期間出生的,小時候聽的都是正統的歌曲,剛在鄰居家孩子的影響下聽到她的歌時覺得特別新奇、親近和舒服,每天上了一天課後得到一種釋放”他說       郝新生當時家裏條件算不錯的,已經有了半導體收音機       “那時候背著家人,晚上十一點以後夜深人靜的時候偷著聽”他說夏夜開著窗,信號尤其好,但也時斷時續“唱幾句就低了,一會兒又高了,很飄忽”       後來,俗稱“半頭磚”的三洋牌錄音機出現了郝新生特別羨慕那些騎車的年輕人,車上的錄音機放著《美酒加咖啡》,嗖地一下從他面前飛過他的耳朵就追著那漸遠的歌聲,雖然他還不知道“咖啡”是什么       彼時,在文革剛結束的內地,人們對外來文化如饑似渴然而,來自海峽對岸的鄧麗君歌曲還被認為是“黃色歌曲”,讓人們在喜愛之餘也有所顧忌       郝新生還記得1982年前後有人從廣東帶來鄧麗君的磁帶,“擺在街頭彈簧床上賣,六塊七一盤”不久,報紙登出消息,賣磁帶的人被查處了,磁帶被沒收了“報紙上說那些是‘靡靡之音’”他說     想到自己也聽過很多,郝新生有了一種犯罪感“聽還是悄悄聽,不過把磁帶藏得更隱蔽了”     再後來,港臺歌手陸續來演出,張明敏來了,費翔來了,他就盼著鄧麗君也能來,結果等來的卻是1995年鄧麗君去世的消息     “很震驚”他說“當時報道的篇幅不大,也沒有其他渠道去了解更多,覺得非常傷感”       (小標題)風從哪來     45歲的鄧子濤自稱“五音不全”,平時也很少聽歌他記得第一次聽鄧麗君的歌,是從哥哥為學外語買的“磚頭”錄音機放出來的,“好像是《甜蜜蜜》”     與郝新生不同,鄧子濤聽鄧麗君的歌,從某種程度上講是出於好奇,因為論輩分他需要稱呼鄧麗君“姑姑”     鄧子濤在鄧臺村出生長大1979年,鄧子濤在大名縣委辦公室工作的父親,奉命回老家了解一個情況:鄧麗君曾在演唱會上提及自己的老家在河北大名,情況是否屬實       當時,大名縣只有三個村有姓鄧的人家,但鄧父等工作人員卻花了大半年時間才調查出來     文革後,大名縣政府尋訪到了鄧麗君父親鄧樞的兩個姑姑,才算證明瞭歌手的祖籍當時一些老人回憶,鄧樞四歲父親出走八歲喪母,由兩個姑姑撫養大姑姑出嫁後,十六七歲的他無依無靠,就去一個本家叔叔在唐山開的煤礦做工,繼而參軍,便杳無音信     “聽老人說,他長得很好看,大高個,很白凈”80歲的鄧峰坐在自家門口、指了指斜對面的小巷說     那裏,曾是鄧樞住過的三間祖屋所在,“他家條件不好,後來出去逃荒了,早就沒有人了”,原址就成了一條寬約兩米、紅磚鋪就的淺巷     (小標題)小村之戀     大名縣誌記載,大名二字取“興旺強大”之意,始於五代史上曾三次作過國都,也當作陪都,比今天的北京更早被叫做“北京”大名出過一個皇帝、兩個皇后,狄仁傑、包拯、寇準和歐陽修等名人均在此為過官     世易時移,大名漸漸沒落得只剩下著個霸氣的名字     從縣城到鄧臺村車行約20分鐘春末夏初,村裏槐花飄香,鳥鳴聲聲,老人坐在房頭樹下閒聊     鄧臺村有五六百人,鮮見孩子和青年鄧子濤說,年輕人都出去打工或上學了,村裏只剩下老人     主街盡頭是乾涸的小河,和一座半人高的土地廟,偶爾仍有人去拜     村西頭的樹林裏有一塊石碑,碑上文字依稀可辨:“故先考鄧公諱美字良玉”,旁邊小字是立碑的人,其中包括他的孫子鄧洪慈,也就是鄧麗君的爺爺     鄧峰就是憑這塊碑了解到自己和鄧麗君是“沒出五服”的親戚他的父親鄧洪猷,與鄧洪慈是堂兄弟     如今,鄧峰算得上鄧臺村最年長的鄧姓人了他不聽歌,但不時有人來村裏尋訪鄧麗君的祖居,讓他知道了家族裏出了個大名人     和鄧峰一樣,留在鄧臺村務農的人們在口耳相傳中得知了鄧麗君的事情     32歲的田傃玲在鄧家村出生長大,前些年有別村的人向她打聽鄧麗君,她很驚訝:“鄧麗君啥時候成俺村的人了”     現在,她已經習慣在村裏見到陌生人     “一般外地人來這裡都是奔著鄧麗君”她說,“往年都是一撥一撥地來紀念、採訪不久前在村口辦了個演出來了不少人”     在她身後,一條紅幅橫跨主街,寫著“記念鄧麗君逝世20週年”鄧子濤指著“記”字笑著說,這都是民間自發的     (小標題)但願人長久      自從知道自己同鄧麗君的關係後,鄧子濤開始關注一切跟鄧麗君有關的資訊他的另一個身份是大名縣文化局副局長他曾在北京見到了鄧麗君的三哥、鄧麗君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鄧長富,商議為鄧麗君建一個紀念館     紀念館原址是上世紀20年代的美國教會醫院抗日戰爭期間,為爭奪這處制高點,中日雙方激烈交火,至今小樓外墻仍留著密集的彈孔     紀念館耗資30多萬元,由鄧子濤一手設計完成,2011年開館為鄧麗君很多歌曲作詞的莊奴擔任名譽館長     館內和鄧麗君有關的物品很多來自歌迷的捐贈     入口處,是歌迷用“鄧麗君”三個字組成的鄧麗君畫像再進去還有歌迷創作的剪紙、畫作,以及歌迷和鄧家人提供的照片鄧子濤蒐羅了各種關於鄧麗君的報道和評價,列印裝在自製的展板上     紀念館平時訪客不多鄧子濤說,主要是世界各地的歌迷,一年大概有一萬人左右館外的鐵柵欄門鎖上方挂著他的電話號碼,有人打電話他才會來開門,並把音響打開,讓鄧麗君的歌聲瀰漫在院子中     “她的歌久聽不厭中國還有哪個歌手能像她那樣,故去20年了,唱片還在出、歌還在唱,還不斷有人在模倣她”     經營一家鮮花店的李梅是模倣者之一38歲的她從七八歲開始唱《回娘家》,當時並不知道原唱是誰     “後來我慢慢喜歡上了她的其他歌曲,比如《小城故事》《南海姑娘》,先被她的聲音吸引,最後慢慢地喜歡她這個人,因為她善良,做了好多慈善”她說     2014年,李梅在邯鄲首屆才藝達人電視大賽中憑藉鄧麗君原唱的《山茶花》奪冠她還組織了紀念鄧麗君誕辰62週年的一場慈善聯誼會,將全部所得用於救助一名尿毒症患者她說:“我們不但要繼承鄧麗君的歌曲,也要像她那樣做慈善”     鄧子濤最大的願望是建一個更好的鄧麗君文化中心他說:“上海有鄧麗君的衣冠冢,桂林有鄧麗君的音樂花園,鄧麗君是大名縣人,這裡卻沒有像樣的紀念她的地方說不過去”     他希望新館建成後,鄧麗君的名人效應能夠為大名縣吸引更多投資和遊客,讓大名摘掉貧困縣的帽子     2013年,郝新生加入山西鄧麗君歌友會並成為負責人這名汽配城副經理希望自己對鄧麗君的喜愛能傳給下一代“我兒子25歲,很叛逆,喜歡周傑倫”於是,他就對兒子說,周傑倫在隔空對唱時也表示鄧麗君是其偶像     “鄧麗君不是一般的歌手,她是一個時代的經典”郝新生說,“總有一天,